婚戒

2020-10-27分享


孙峁和张川因为家居大山深处,铁哥俩快三十的时候,曾没个婚讯,两家的大人各自替儿子火一般地着急过。张川的父亲前...《婚戒

孙峁和张川因为家居大山深处,铁哥俩快三十的时候,曾没个婚讯,两家的大人各自替儿子火一般地着急过。

张川的父亲前几年上了一次人贩子的当,干脆牙一咬,和这山里的“风俗红娘”人贩子们一刀两断,变卖了部分家产,送儿子去县城学习了一年“车辆修理”后,便为他在附近镇子上开了一家车辆修理铺。由于张川父子为人诚信,门店的生意在愈来愈红火中不断地扩大经营,找上门的媳妇接二连三,真让张川在“瓜地拣瓜,挑的眼花”,最终还是通过择优筛选,把喜事给操办了,眼下就等着让父母为他儿子抱孙子唠。

却说孙峁家,卖了麦子,卖包谷;卖了大牛,卖牛犊;卖了前房,卖斜房……。连年凑钱送给人贩子买媳妇,不是买来的媳妇自个偷跑了,便是“媳妇”和人贩子里应外合搞骗术,不然就是人贩子黑了钱富得流油,口称媳妇市场困难太大没买着,没有功劳言苦劳。反正几年来花钱到不少,喜事接二连三张罗的也没停,可就是如今半个媳妇没捞着。打光棍在这山里的村子到不稀奇,只可怜,这老实巴交的爷俩,人财两空已冤枉,最终又落得和人贩子一道,犯“贩卖人口罪”进了大牢。

现实社会中,某些民营院校在招生问题上,岂不与“婚戒”相理乎。


Tag:婚戒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